创业者松下幸之助

6. 着手于改良灯泡插座的生产和销售 1917年

幸之助的工程技术能力在众人之上,在公司内部的技能竞赛会上,曾多次获得一级。为此,提职和提薪都很迅速。结婚一个月后,日工资七十四钱。一年三个月以后,已提高至日工资八十三钱。到了1917年春天,幸之助升为最年轻的“检查员”了。这个工作是配线工最憧憬的,检查员负责检查施工人员的工作,由于需要做出判断,所以工作责任很大。很快就掌握工作要领的幸之助,从一天跑十五处工地,发展到半天跑二十处工地。从那个时候开始,幸之助心里因有两件事而变得沉重起来。一是自己以前憧憬的地位——检查员的工作并不能完全满足他的胃口了。另一个是自己的健康。医生力劝得了肺尖粘膜炎的幸之助好好休养。

在幸之助升为检查员之前不久,就打算对插座进行技术改进。他花了不少功夫,制成试制品,很自信地拿给上司看。没想到受到严厉的批评。上司说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用。幸之助感到很窝心。后来,当上检查员,有不少空闲的时间,幸之助又投入到插座的研究开发中。这时他又对健康感到不安。他想“与其过不安定的日薪生活,不如同妻子两人做点买卖”。幸之助压抑不住无论如何也要把插座研制成功的热望,终于下决心独立创业。这时脑海里又浮现出父亲“实业立身”的嘱咐。1917年6月15日幸之助提交辞职书,从大阪电灯公司退职下来。

独立时,幸之助手头上的资金,仅有工作了7年的退职慰劳金33日元20钱、退休准备金42日元以及自己的储蓄20日元,总共是95日元出头。这么点钱既买不了一台设备也做不出一台模具。可以说独立是鲁莽和草率的举动。

但是,幸之助却觉得前途充满了希望和光明。正好妻子的弟弟井植岁男刚从乡里的高等小学毕业,就叫他来一起帮忙。此外,曾在大阪电灯公司的同事,林伊三郎和森田延次郎也表示“既然是松下君决定自己独立做,我们也一起帮忙吧”。适时,幸之助满22岁,他的妻子满21岁,井植满14岁。

工厂就设在当时他们在大阪市东成区猪饲野租赁的平常生活的房子里,一共两间房,分别是2畳(畳:是日本榻榻米一张席子的单位,面积为1.62平方米)和4.5畳,其中大的那间用来作为厂房,小的那间作为了寝室。

就这样开始了创业,但是关键的主体合成物的制造方法却毫无头绪。当时这种制造方法都被当做是机密,不可能教授给别人。于是,他们就找到制造工厂,从工厂附近捡来原材料的废品碎片进行研究。一直到10月中旬,期盼已久的电灯插座总算是研制了出来。

接下来是如何销售插座的问题。由于没有任何销售渠道,同时也不知道如何定价,幸之助在大阪地区跑了十天,总算售出一百个。但是售价尚不到十块钱。结果证明这种插座没有多少希望,需要从头开始进行改良,但是,资金已经用罄,就连第二天的生活费都成了问题。原来的两位同事也纷纷离去了。1965年从西宫松下家的仓库内发现了当年的当铺帐本,从中可知幸之助当时的窘境。当出去的东西除夫人的和服以外,还有男式和服的衣带、短外套等。当时还有这样的逸事,幸之助要去澡堂,却没有洗澡钱。他与夫人谈话,夫人故意岔开洗澡的话题,好让松下忘记洗澡之事。尝尽陷入到处碰壁的境地,幸之助却毫无惧色,并从不考虑改行干其他的事,仍然热衷于插座的改良。

这种窘迫的日子继续着,眼看就要过年了。正当大家担心怎么过年,而忧心忡忡地过日子时,没有想到接到一份订单,年内制成1,000枚用于电扇的碍盘(陶制绝缘盘)。若效果好的话,今后所有的电扇都将使用这种碍盘。于是,幸之助和少年井植日以继夜地赶制,终于在限期内如约交货。结果得到了80日元的利润。这是幸之助独立以来得到的第一次利益。当时正值最困难的时期,一家人的喜悦可想而知。货主对产品的评价很好。第二年年初又追加订货2,000枚。以此为转机,订货接踵而来。耗尽心血的插座卖不出去,历尽千辛万苦之后,命运却从意想不到的方向打开大门,幸之助为之感动,他决心全身心投入电气器具的制作。